吴冠中纪念网站
网站首页 个人简介 艺术之路 评论文章 艺术思想 出版刊物 作品欣赏 生活点滴 艺术视频 艺术交流
      分享到:
      评论文章
    “紫禁城里的东西方艺术对话”(三)
      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查看大图

      姜斐德(故宫博物院古书画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原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研究员):


        我非常赞赏故宫博物院收藏吴冠中先生作品的行为。在这里,我只说一点:在苏立文先生的文章里有一个翻译上的误会,有一个英文词“mine”,被翻译成“我的”。其实在这里这个词不是“我的”意思,而是指“爆炸”,因为“mine”就有指埋在地底下的地雷的意思。因此,这里表示收藏当代艺术品是非常好的,但也存在一定的危险,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挑战。


        主持人余辉:


        姜斐德博士虽然是在纠正一个词语翻译的问题,实际上更是涉及收藏的眼光问题。在高标准中收藏的现代艺术品应该是“我的”,在低标准中收藏的现代艺术品必然是“地雷”,迟早要爆发出矛盾。






      《扎什伦布寺》




        吕品田(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观察》杂志主编):


        吴先生一直是我敬仰的艺术大家,我非常敬佩吴先生能够把握住时代最敏感的脉络,也始终能够构成艺术领域里的一个敏感点。从上世纪60年代吴先生的一批西藏写生,当时就震撼了美术界。改革开放一开始关于形式美,抽象美这样思想上的论辩,这个讨论,也是吴冠中先生的思考所引发的,后来就有关于笔墨问题的讨论。今天吴先生又和故宫博物院在关于文化收藏这样一个战略发展的问题上,又站在一个敏感点上,而且我觉得今天这个活动,包括故宫博物院这样一个收藏、这样一个举动、这样一个决策和吴先生对这样一个决策的强烈的支持,我觉得都非常有意义。我们都知道故宫是一个艺术宝库,反映了中国历代主流文化中的整个最精彩的艺术,在这样一个宝库里当然应该反映中国当代文化创造力和艺术创造力,应该反映中国当代文化最优秀的成果,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也是非常好的事情,在这儿我表示衷心的祝贺和祝愿,谢谢。


        王怀庆(北京画院一级画师):


        在这里我不想谈吴先生的艺术,因为很多专家都已经谈过了。我想谈谈吴先生捐画和故宫博物院作为永久收藏这件事。这件事情意义重大,刚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感觉非常奇怪,因为一个在中国开放的历史阶段中,最具前卫色彩,最具革新色彩,对传统艺术相当革命的吴先生的作品,能被一个我们最传统的、最正规的国家级博物馆收藏,当时觉得很奇怪,现在想想这真是一个奇迹。我非常为吴先生高兴,大家知道他是要画不要命的人,把艺术看得比生命重,他把画给你,等于他把生命交给你,这是很重的一件事情,而且吴先生这种行为,是发生在我们国家经济发展非常快速,而文化建设相对非常滞后的一个文化背景下,所以他捐画的行为对我们国家的文化建设,可以说是具有非常特殊意义、价值的举动,是一个壮举。其次我也很为故宫博物院高兴,故宫博物院一直是中国传统艺术收藏和研究的最高等级的博物馆,多少年是面对昨天来做文章的,从这件事情说明故宫博物院开始建立了新的收藏观,让我非常激动。总之,我觉得“宝剑”就是要给“英雄”,最好的“宝剑”就是应该给“大英雄”、“真英雄”!我觉得今天这个事情还不只是收藏一张现代画,更是一个文化事件。之所以这么说,有两方面的意义:第一、故宫博物院向艺术界及所有的人展示它作为一个国家级的博物馆,对中国的当代艺术所持的一种文化态度,是一种非常积极的、健康的文化态度。由于故宫博物院有这种比较前瞻性的文化态度,才开始建立了一种新的收藏观,这点对全国的博物馆都有标志性的,或者有导向性的意义,尤其故宫博物院是历来作为一个面向传统的国家级博物馆,因此就更引人注目。第二、故宫博物院应该收藏吴先生的作品,为什么?因为吴先生从文化意义上来讲,他是一个真正传统的继承者。刚才吴先生也说了,对传统向来有两种意见,一个就是抄袭重复,这样可能表面上是传统的,但是吴先生几十年艺术实践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就是用不同于前人的创新的艺术语言来发展传统,从这点来说吴先生应该是真正的传统继承者,或者说是一个真正的笔墨保卫者,所以,故宫博物院收藏吴先生的作品,不仅是正确,而且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意义的开头。同时,在艺术理论和艺术思想方面也是吴先生一种艺术原则的胜利,说明他的主张对了,所以他才能达到今天的高度,才能得到国家的认同。为此我觉得应该是一个文化事件。






      座谈会现场




      《普陀山》




      刘巨德




      《海风》




        刘巨德(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我觉得故宫博物院作为一个世界级的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吴先生作品,这不仅对中国美术史,而且对世界艺术史将会产生深远的意义。它象征着中国的传统文化面向世界、面向当代展示出的一种永恒的魅力,同时,对于吴先生来说,他过去一直被认为是非主流的艺术家,而今天特别证实了他是中国艺术史和世界艺术史的主流人物,是我们现在美术理论界、美术史所研究的重点,是永远值得我们研究的。他不仅属于我们中国现代艺术面向世界的背景,也是把中国传统文化成为立于世界文化的一个代表。他为什么能够成为这样?我觉得今天苏立文先生、李政道先生和吴先生都发言,给我感觉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第一点就是苏立文先生说的艺术虽然没有统一的标准,但是它还有一个基本标准,就是他的情怀,人文的情怀,人类的情怀,宇宙的自然的情怀,吴先生这点是博大的,是真正情怀的代表;第二点我觉得李政道先生也说的非常好,他的艺术是超越时间、超越空间、超越文化的。吴先生自己说东西方文化相通,艺术是无国界的。他既不抄袭别人,也不抄袭传统,也不抄袭自己,他是永远走向未知的具有创造性的画家。我觉得这几点作为吴先生的学生来说永远是值得研究思考和学习的。通过这些也确实感觉并真正认识他的艺术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属于全人类,属于世界级的故宫博物院收藏,确实是完全正确的。谢谢大家


        主持人余辉:


        钟蜀珩女士是吴冠中先生唯一的研究生,吴老把她称作是“我的独生女儿”。






      钟蜀珩




      《夜宴越千年》




      《捣练声辩新腔》




        钟蜀珩(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我小的时候,家就在离故宫不远的府右街,我经常到故宫。我十几岁的时候会自己一个人跑到故宫来看一些东西,因为那时候比较喜欢艺术,看了很多古代的绘画,好像把我一下拉到过去的时代,看了很多书法,觉得对一个孩子来讲,觉得这一辈子我都在想文化是什么东西,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越来越清楚了,因为文化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真是太重要了。我那时候看这些作品,我没有想到将来能够师从吴冠中先生,这么伟大的艺术家作为我的导师,而且也从来没有想过他的作品将来也能够进到故宫博物院。刚才大家讲了很多,我不重复了,我想这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作为我们国家级的大博物馆,真的是做了非常重大的选择,选择吴冠中这样伟大的艺术家,我觉得故宫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这样过了一百年、二百年、三百年后、我们中国有很多人来参观博物馆,会有很多的孩子来看吴冠中先生的画,我觉得这个意义是无法估量的。这样好的艺术,这样好的艺术家,他留给我们的民族,留给我们的后代,我们的未来是美好的。我就讲到这儿。






      殷双喜




      《长城》




        殷双喜(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研究》副主编):


        我的题目是:对吴冠中晚期作品的感触和收获。我最近这个时期研究吴先生90年代以来的作品,对他的晚期作品有许多的感触和收获。吴先生在70岁以后没有像大多数艺术家在晚年走向定型,他在70岁以后创作力的旺盛、思维的活跃、探索和题材的多样、兴趣的广泛都是一种开放性的,从他的画里感觉到吴先生有迫切的愿望,许多要展开探索,他看到了很多可能性和问题,到现在为止,吴先生不仅给我们积累和留下了很多艺术作品和财富,而且还给我们当代艺术的发展提出了许多的问题和可能性,并且他已经开始身体力行地去做一种探索性的实验,所以90年代以来吴先生的作品,呈现出题材探索风格的不拘一格,有形式而不为形式,出现了多样化非常丰富的局面,这点是令我非常惊讶的,创作力的核心是什么,我们下面看他的作品。


        吴先生1998年以来的创作值得注意。其中像《长城之变》和《春如夏》这两个作品,他开始在考虑原有的黑白灰系统和一个新的色彩系统,他们之间相互关系,在传统中国画中色和墨是非常重要的关系,就说色和墨怎么融合,怎么迭压,怎么做到色不碍墨、墨不碍色,吴先生把这两个系统首先纯粹化了,黑白灰纯粹化,色彩系统纯粹化,然后再考虑相互之间的色彩系统,我看他在这个作品里面用点线网状交织为主,每个系统自身先达到一种丰富,然后再互相协调和穿插,最终统一在白色基底上面,这个问题上中国画迄今为止仍然还有很大空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吴先生在这上面提出了很好的方向。在《江南居》、《大宅》、《窗里窗外》中,吴先生探讨在艺术中虚拟的建筑性,在中国绘画中间以线为主的表现系统经常是趋向于音乐性的,在吴先生在这种大板块的画中,他不仅仅从房子表达的建筑,而是通过建筑之间的相互关系,获得一个中国画以前没有注意到的平面,传统绘画中建筑作为山水景观的点缀,没有真正把建筑成为一个画面的主体,探讨建筑会给中国画带来什么发展,这个恰恰是20世纪现代艺术发展中间由城市高度发展带来对中国画的巨大冲击,吴先生这个方面没有回避,把农村的房子,城市的房子一块作为建筑来看,来探讨虚拟的建筑,并不是构造三维空间的建筑,而是通过这种建筑的结构关系来探讨画面的视觉力度。自徐悲鸿以来,这个方面也是我们当代中国画比较弱的一方面,在结构方面和形式组织方面,在表现城市的过程中,吴先生过去采用水平和垂直的线条比较多,现在有些方面的加入斜线曲线,增加它的动感,在这个问题上,探讨怎么样协调和沟通结构主义、理性主义和表现主义。吴先生本质上是诗人,他的作品天然地趋向于线的浪漫,通过结构的方式来探讨线系统和平面的系统这种关系,会有什么样的一个发展的可能,这也是2000年以来,其晚年一些作品的一个思路,他是在这个问题中间,寻找一种新的结构一种可能性。






      《天外天》




      《红灯笼》




        另一类作品是红光,吴老2000年以来的作品,像《残阳如血》、《白发之花》,这些作品中间一片黑,原来白的组调,这些作品中间非常厚重,若明若暗显现出生命的形态,这时期这些作品中多了一些悲剧性的凝重和一些朦胧,不像原来很清晰的线条,艺术家重新感受到生命易逝,宇宙永恒的苍茫心态,这点像曹操的《观沧海》,这样悲怆的心情是以前我们不多见的,一般人理解吴先生是偏向于轻音乐型的,欢快跳跃的对人生的感悟,体现非常沉重和苍茫,这种苍茫的心态可能是一般人不大体会的,能够注意到在这方面的,只有到了这个年龄,经历过20世纪的中国巨大变化的这样的老人,才能具备这样的眼光和心胸,去表达这样一种感触,这也是我们中国画里头目前比较缺的东西,我们当代中国画发展里头很少有这种苍茫的心态,这样的东西,也是我刚才说的跟前面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当代中国画并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也是我们当代中国画非常欠缺的主题。因为时间关系,不展开谈他的油画了。


        总而言之,吴先生晚年的作品进入更加纯粹的抽象和表现,视觉上更为简洁和单纯,既有对野草、风筝的童年纯真的心态,更多的是不拘泥于形式和一般的美感表现,而是历经沧桑,那种对人生和历史心如明镜的清澈洞察。90年代以来的吴先生的艺术,正是他丰富的人生经历和内心世界的融会与提炼,人们往往通常会注意到吴先生画面精到的形式和丰富的色彩,从视觉的角度体会吴先生作品中的形式之美。但是吴先生90年代以来的作品中形式的因素已经逐渐隐入到画布的后面,不在作品中刻意表达形式之美,而在不经意之处举重若轻地表达对人生和自然的深刻体验,从而使他的绘画获得在历史基础上具有人文情怀的厚度。谢谢。


        李付元(画家):


        参加今天这个会,使我特别高兴。我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我从16岁的时候吴先生就教我,入学考试的时候,吴先生就是我的面试官,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在艺术学院上学,我就坚信吴先生的教学思想是对的,但是当时是1961年左右,要冒很大风险。后来一直就坚持下来,按照吴先生的教导去做。今天看到这个结果我就不多说了,就是觉得特别高兴,觉得这个路子对了,世道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以前的世道乱,是颠倒的,忍了这么多年,我觉得现在国泰民安,整个形势的发展对了,就讲这么多。






      卢新华




      《老树丛林》




        卢新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我简单讲几句。故宫博物院是世界著名的艺术殿堂,也是我心中崇敬的艺术圣殿,吴先生也是我非常崇敬的中国著名艺术家,故宫紫禁城这个概念在我心目当中也是一个传统概念,那么这个传统的概念里,今天的紫禁城——我们的故宫博物院以“紫禁城里的东西方艺术对话”展开了这个主题,以吴先生融合中西艺术成就展开了这个对话,那么我想也是意味着我们故宫博物院,我们的紫禁城面向世界,也面向未来,也同时把传统推向一个新的境界。从另外一方面讲,吴先生的艺术成就,他作为我们中华民族进入21世纪重要的艺术家,也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艺术的一个重要代表。我的理解:传统是一种文化,传统是一种形态,传统也是思维的定式,传统更是一种精神的妙语,所以要打进传统是非常不容易的。叩拜传统大家都能做到,要打进去,要同时从传统打出来,这种是非常少的。吴先生在他的一生艺术探索当中,就是打进传统又要打出传统,融合中西艺术形式、艺术语言,他对空间的概念、笔墨的概念,我们在过去以传统为主体的文化思想思考里面来看,好像吴先生当时在那个历史年代,那个背景是异类,现在回过来看,他是为了发掘传统,开拓传统,为了使传统富有生机,他把传统文化艺术,传统的美学精神全部拿过来了。他的语言形式我们可以看到,在黑白空间有无这些概念,其色彩的概念一目了然,在油画中国化的风格探索上也是一目了然的,所以,他紧紧抓住中国的艺术精神,使传统的笔墨形式出现新的语言境界,一种新的绘画语言体系,从这个角度讲吴先生是非常重要的,是21世纪重要的一个继承传统、开拓传统、让传统富有生机的重要画家。


        故宫博物院的这个举动,包括“紫禁城里的东西方艺术对话”,恐怕是第一次,故宫博物院的境界,这种开创的精神也是值得我敬仰的。另外,吴先生把他的艺术品无私捐赠给故宫博物院,而且向社会捐赠过那么多作品,故宫博物院提供这么良好的条件来展览吴先生这些著名的作品,我觉得是非常让人尊敬的。所以我想通过这个机会也是向故宫博物院的领导,特别是郑院长,你们的举动,对中国文化的关注,为未来中国文化的传统收藏走出了新的一步,同时,为我们民族文化发展走出了重要一步。就说这么多,谢谢。






      李大钧




        李大钧(百雅轩文化艺术机构董事长、艺术推广人):


        几年来,我多次听到吴冠中先生提到要把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捐赠给国家的愿望,所以这次对故宫博物院的捐赠是他愿望的一部分。一个老艺术家,能在生前安排好他最重要的,甚至比生命更重要的艺术作品,兑现自己的诺言,是最难得的,这种义举将由历史评说。但令我们同样感慨的是,吴冠中先生的子女对捐赠的态度。吴冠中先生的长子吴可雨作为子女的代表,在对待捐赠的态度上,能深刻理解父亲的愿望,积极配合,对弘扬父亲的艺术和对国家的文化建设有很深的见解,令人敬佩。这里我特别提到这一点,希望公众有所了解。同时,也感佩吴冠中先生在子女教育上的成功。


        主持人余辉:


        今年5月份,苏立文先生到北京看望吴冠中先生,在吴冠中先生的家里看到他最新创作的一幅作品《黄河》,苏先生见了非常高兴,说要买下来。但喜欢这件作品的人士太多了,其中还有科学家李政道先生,那么,只有用科学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了。今天,我们带来了用高科技手段印制的仿真品《黄河》,吴先生嘱咐送给苏立文先生和李政道先生每人一幅。


        由于时间的关系,本来想由列席的人员再进行深入探讨,现在时间已经到了。要跟大家报告一下,前两天故宫博物院副院长、《紫禁城》杂志社主编李文儒先生请吴老给《紫禁城》杂志题字,吴老给《紫禁城》杂志提字的内容,正好对今天《紫禁城里的东西方艺术对话》是一个最好的总结,吴老是这样题的:“紫禁城城市帝王城,今属人民之城,辉煌照耀,无限古今远近。”这将刊登在下一期的《紫禁城》杂志上,请大家欣赏。今天上午的座谈会就到此结束,今天的话题实际上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世世代代都可以谈下去的。谢谢大家!




      More..
      生平简介
      More..
      作品欣赏
    网站首页 个人简介 艺术之路 评论文章 艺术思想 出版刊物 作品欣赏 生活点滴 艺术视频 艺术交流
      吴冠中纪念网站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美术家网论坛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