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纪念网站
网站首页 个人简介 艺术之路 评论文章 艺术思想 出版刊物 作品欣赏 生活点滴 艺术视频 艺术交流
      分享到:
      评论文章
    “紫禁城里的东西方艺术对话”(一)
      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9月7日,在故宫博物院第二会议室举办了题为“紫禁城里的东西方艺术对话”座谈会,由吴冠中先生和郑欣淼院长邀请了19位国内外著名科学家和艺术史家及艺术家,就东西方艺术的融合问题展开了积极的探讨。可以说,这是紫禁城八十余年来第一次以这种形式面对这样深刻的文化专题。






      余辉




        主持人余辉(故宫博物院科研处处长、研究馆员):


        今天是由吴老和郑院长邀请的19位中外艺术史家和著名科学家,来到故宫博物院举办“紫禁城里的东西方艺术对话”的座谈会。刚才郑院长告诉我,在午门城楼参观“吴冠中历年捐赠作品汇展”时,对话已经开始了。现在我们等于换了一个场地进行更大范围的对话。我首先要介绍一下,吴老和郑院长大家已经熟悉了,我们非常荣幸地请到著名的美术史家和美术评论家苏立文先生,我们还非常荣幸地请到著名的科学家李政道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罗尔纯先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袁运甫先生、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杨新先生、中国科学院柳怀祖先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刘巨德先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钟蜀珩女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卢新华教授、北京画院一级画师王怀庆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院长张晓凌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观察》杂志主编吕品田先生、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研究》副主编殷双喜先生、画家李付元先生、画家王田田女士、新加坡出版人吴冠中先生的长子吴可雨先生、故宫博物院书画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姜斐德女士、北京百雅轩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冠中此次捐赠展览活动副秘书长李大钧先生。参加研讨会的还有来自故宫博物院的研究人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博士生和《故宫博物院院刊》、《故宫学刊》、《紫禁城》杂志的编辑人员。下面,我们首先请文化部副部长、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先生致欢迎辞。






      “奉献-吴冠中历年捐赠作品汇展”海报




        郑欣淼(文化部副部长、故宫博物院院长):


        尊敬的各位嘉宾,我很高兴请到诸位来参加“紫禁城里的东西方艺术对话”的座谈活动。8月27日上午,吴先生又向国家捐献了三件绘画精品,由故宫博物院永久收藏,这个活动自8月17日正式举办新闻发布会后,在社会上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我想这个轰动肯定有多方面的意义。多年来,吴先生把上百件绘画精品捐献给国家,捐献给公立的文化机构。我们曾在8月27日下午召开了“吴冠中历年捐献作品汇展暨传统与创新研讨会”,那次会议开得相当好,一直开到下午6点半才结束的。我们今天这个会也可以说是上次会的继续,但是这次会议有新的议题,上次会议没有来的这次来了,像苏立文先生,还有李政道先生等很多老朋友来参加,这对我们的主题都是相当有意义的。


        在这里我想表明的,就是故宫博物院收藏当代著名艺术家的精品,以往并不是自觉的行为,这次收藏吴先生作品应作为一个标志,成为我们故宫收藏指导思想上的一项任务。在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中,清宫旧藏占80%以上,以书画为例藏品有14万件,这个量是相当大的,但现当代的藏品相当少。我们也意识到,艺术的长河是不会割断并不断发展的,历史也是不断发展的。作为博物院,现当代的艺术品也就是明天的精品,是理所当然地收藏品。如果我们缺乏这种眼光,缺乏这么一个计划,可能会造成被动。因为清宫的旧藏就有这样的教训。清代时因受意识形态的影响,对明末清初诸如“四僧”的作品当时宫廷是不收存的,加之对其他艺术观点或者对当代人的不重视和清末国力的衰弱,因此清代作品相当少。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首任院长写了一篇文章,说清宫里面缺的就是清代的东西。大陆方面依托广拓的市场,很快补充了这一不足,去年我们在英国的展览中专门就有清代的书画,基本都是我们这几十年来征集的。所以,对一个博物院来说,过去都是历代艺术精品收藏在故宫,书画特别是我们的优势,如果我们在这方面缺乏眼光,就会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我们的收藏必须要从保护民族文化财产,要从传承民族文化这么一个角度来认识收藏,这是故宫保持活力的具体表现。收藏与当代是否有联系,这也是故宫的责任所在。这次吴先生的捐赠活动是有标杆性的,他的知名度、他的影响、他的人品、他的作品大家都是公认的,而且这几件都是精品,其中一件是已经走出去又从海外带回来的,这点大家都比我清楚。我要谈的就是表示故宫的一个决心,一个态度:搞好现当代艺术精品的征集是故宫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今天就用此来表示对大家的欢迎,也希望今后得到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谢谢大家。


        主持人余辉:


        刚才郑院长在欢迎辞里面也表达故宫在今后文物收藏方面的决心。这次吴老向国家捐赠的三件艺术精品由故宫博物院收藏,这本身就具备了一个划时代的意义,说明故宫博物院的文物意识和文物观念在一个新的空间领域里有了一个新的拓展。


        我们大家都知道,吴老一生的艺术生涯是不断地探索、不断地创新,我们非常关心的就是吴老您最近一个时期,在艺术探索、艺术创作方面,你的新发现和新思索,我们非常想从中获得教益,由此,我们可以从这个话题展开对中国绘画怎么从传统走向现代?紫禁城如何在未来收藏当代艺术的精品?这个议题就展开了。有请吴老。






      吴冠中




        吴冠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我的一些作品涉及一生。人生就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里能够体现你的价值,这是很重要的事。我已经八十多了,我所体现的价值就这么一点,这一点好像嫁女儿一样,把女儿嫁到好的婆家,我觉得婆家都很好,所以就放心了。看到故宫这样的情况,我心里很高兴,我现在的关键是年龄不饶人,大的东西搞不了,搞一些小的,但是我不管怎么搞,都不重复、不抄袭,我是非常反对抄袭的。我觉得在我们几千年的传统里面有很多很好的东西,我们在传统里面得到过好处或启发,但我们也受害,受害的就是抄袭,对传统的抄袭。所以,我们要有创新,要继承传统,也要创新。我画得不多,因为过去我一直比较讲究形式,绘画的本身,形式的构成这是主要的。康定斯基就讲过,一切艺术都抽象于应用,当然节奏、韵律、均衡等等这些抽象的因素都要有所应用。艺术要有抽象性,一切艺术都抽象于应用,这个观念在我脑子里很久,我一直保留着。比如讲形式要有意味,这个“意味”是什么呢?这个意味是诗、是易经、是讲不出来的一种感受,这些观念我到老了感受有些不同了。我举个例子,年轻的时候看丰子恺的画很喜欢,进入艺术学院后不这么看了,因为这个东西简单了,现在老了以后,什么东西都见不了少,各种各样的手法都有,各种技法都有,但是看了以后也感动,内心的感受反而少了。再一看丰子恺的画,我还是很喜欢,又像年轻时候感受到的感觉。所以我说丰子恺是大师,是民族大师。在这种心态之下,我现在画画,先考虑一种精神的感受,所以我觉得老来画的一种心态是这样,把感情的、感受的和人民进行交流,这方面并不是说完全体现了不同的意识,其实内涵里面,在形式的内涵里面,更抽象于含蓄吧,所以一切艺术都抽象于应用这句话,我现在不怎么接受了,我改了一下,我觉得一切艺术都抽象于思,因为“思”更有内涵,背后更有东西,应该是抽象于思,思里面也有节奏,有内涵,所以我晚年的书画更抽象于内涵,画还是在画,画里面倾注内涵,童言无忌,老了反而像小孩画的,可能是这样的,心态就是这样的。谢谢大家。






      《人之家》




        主持人余辉:


        “一切艺术都抽象于思”,吴老的这个观念超越了康定斯基,真正体现了东方抽象主义绘画的核心理念。相信西方的学者在看东方人的抽象绘画时,会发现抽象艺术的源头。今天请到的苏立文教授,他是牛津大学圣凯瑟林学院的荣誉院士,已经90高龄的他在会前准备一篇四千余字的论文,会前已经发给了大家。苏立文教授是吴老多年的知交,对吴老的艺术有着精深的研究。我们很希望苏立文教授就您对吴老的研究,能够把最关注的方面赐教给大家。






      苏立文




      吴冠中向苏立文赠送画品




        迈克・苏立文(著名美术史家、美术评论家):


        据我所知,故宫博物院有意增加馆藏中包含现代艺术品,而且考虑以收集吴冠中的作品为序幕,这是具有开创性的。抽象艺术有很大的特色,有很多引起讨论,也引起媒体的注意力,艺术家的思想见解有他们的动机,也有解释他们的作品,这对艺术家是必须的,因为艺术本来就没有意义,要用文字赋予他们的意义。    我认为吴老一方面有这样的要求,他也感到自己有这个使命。他鼓励人们不要害怕现代主义,尤其是其中的抽象主义,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去提示人们注意四周所见的抽象之美。吴老不会让读者面对纯粹的抽象主义,他充分了解所处时代的性质,采取的是纯粹的方式提醒人们注意抽象之美。为何吴老感到有教育他人的需要,为何他没有与其他艺术家一样,闭门造车,不问世事,在1981年9月份写给我的信中他跟我说,我对艺术有深切的感觉,可是我也爱我自己的人民,然而这两者常有冲突,这是我极大的悲痛,所以我在工作的同时也与我的悲痛抗争,而不愿背弃我对两者的爱,或者向任何一方反对,我所做的一切就是让我的人民挣脱恐惧,所以我只可以以教育和理解抽象艺术为出发点。今天像一场战役,我们大致取得胜利,这归功于吴老本人的奋战。我想在现代恒久而坚决地融合于传统中,有可能就是故宫博物院决策——拥抱现代艺术的重大成果。对于当代艺术品的收藏标准既可以是不问风格,一律选取被认定是最高素质的作品;也可以是按照近百年来主要潮流及艺术运动,选取具历史意义的代表作品。我祝愿贵院的千秋伟业与时俱进。




        主持人余辉:


        非常感谢苏立文教授精彩的发言,我想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再仔细拜读苏教授的这篇论文,他把故宫博物院收藏吴老的绘画比喻成一场战役的胜利,的确如此,这不仅是艺术界创新意识的胜利,而且是故宫博物院战胜旧的收藏观念的胜利。这场胜利是不是科学的胜利,那要倾听科学家的心声。我们大家都知道科学家都会有一个画家朋友,大科学家往往会有一个大艺术家朋友,我们非常想知道李政道教授,您跟吴老这么长时间的友谊,我想从您对他艺术的认识和理解,会有一个不同寻常的、科学的角度和更理性化的高见。有请。






      李政道




      吴冠中向李政道赠送画品




      李政道为吴冠中展览题字“艺冠中外”




        李政道(物理学家):


        来北京之前,真没有想到能参加这个讨论会,我是到了北京才知道。冠中与我是多年的老朋友,我是念物理的,跟艺术是不搭界,但我们念科学和艺术是有共同点的。


        去年,联合国发了一百年前爱因斯坦写的三篇文章,其中一篇是原子结构,质量和能量是相变。现在,一个小学生都可以写出爱因斯坦的这个方程式,它表示随便什么能量和随便什么质量都是可以相变,他写得很简单,是可以用在任何物质上,可以用在任何的能量上面。在爱因斯坦写出以前,自然界已经在做了,爱因斯坦写出来了以后,自然界依旧在做。科学追求的是真理,这不是爱因斯坦写出来就伟大了,爱因斯坦写出了宇宙界早就有的真理,现在是这样,将来是这样,在东方是这样,在西方也是这样,你知道是这样,你不知道也是这样。我想我是用物理的方法来看艺术,艺术理论我是看不太懂,刚才说有的是艺术主观的,实际上我觉得科学是以整个自然界为对象,艺术是对整个人类。任何一个艺术门类,如绘画越看越好,看的人多了,这艺术就高;音乐也一样,音乐越听越好,听的人多了,就好。李白的诗当时看就好,现在我们看也一样好。当然,中文和英文不一样,翻译得好,西方人看也一样好。绘画更直接,它并不需要通过文字,所以从定义上来说,跟爱因斯坦这个方程式一样,并不是这几个字就特别好,好就好在它表示的内容是真实的,所以有价值。吴冠中先生的画也好,八大的画也好,梵高的画也好,懂画和不懂画的人看得越久,感情越冲动,东方人看是这样,西方人看也是这样。我觉得艺术对人类来说是超越时间、超越空间的,人的感情还是一样。今天我是很有感受的,实际上昨天收到这个邀请,我本来没有想到吴冠中先生的展览能进到故宫博物院。故宫办吴冠中的展览本身就是一个艺术,他把古代的建筑与现代的绘画结合在一起,这个表达方法我是悦心的,一看就觉得好,共鸣就大。我觉得实际上,吴先生的画抓住了东方和西方的技巧,更是抓住了东方的精神。中国的画是用毛笔的,记得有一次请吴先生画一张画,要求画出时间,画出空间大家好理解,要把时间画出来,这是一个难题。但吴先生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了,怎么解决的呢?我们物理上讲时间不能反射,中国画的毛笔一笔下来,不能颠倒,用笔的速度是很清楚时间的,中国画一笔就有时间在里面,放在空间里,吴先生画出了流光。我觉得吴冠中先生的画,本身是跨空间,跨时间,跨文化,也跨中西。我刚才看了展览,很有感触,所以我题了四个字:“艺冠中外”。我觉得与吴先生的创作有着极大共鸣,跨时间,跨空间,跨文化,冠中先生是我们都值得学习的。




      More..
      生平简介
      More..
      作品欣赏
    网站首页 个人简介 艺术之路 评论文章 艺术思想 出版刊物 作品欣赏 生活点滴 艺术视频 艺术交流
      吴冠中纪念网站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美术家网论坛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